返回首页

跑路公司的“生意经” 临闭店还在疯狂招商搞促销

作者:曾道人必中单双
发布时间:2019-03-16 20:58
  原标题:临闭店还在疯狂招商、促销 一家跑路公司的“生意经”

  已经是第四次坐在被告席上的任筱生活中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和坐在她对面的原告们一样, 起初也是北京家有儿女水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家有儿女公司)“家有儿女水育馆”的会员。出于对诱惑的信任,任筱筹钱投资,变成了“家有儿女水育馆”的加盟商,与北京家有儿女公司签订了合作经营合同与代运营合同。可还没等回本,公司就卷钱跑路。

  为此,任筱背负起了巨额的债务,而且还被上百名宝爸宝妈会员告上了法庭。

  加盟商|大部分加盟商 以前也是会员

  “当初我也和他们一样是家有儿女公司的会员,可如今却要干着‘擦屁股’的活儿。”40多岁的任筱是两家“家有儿女水育馆”的加盟商,同样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为了贴补家用,身高一米五几的她每天要都要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往来于门头沟和右安门桥的水育馆之间,这个包几乎可以挡住她的半个身体,双肩包里面塞买了她做微商的产品。在打点店面一切的同时还要向往来的客人推荐自己的产品。

  她告诉记者,在加盟“家有儿女”之前,她也是家有儿女公司的一家分店的会员,“当时我和朋友的孩子都参加了他们的一个早教课。”加盟水育馆的事就是那时从孩子的一名早教老师嘴里听说的。“不仅是我,大部分加盟商起初都是家有儿女的会员。”

  任筱回忆称,当时正流行婴幼儿水育。在一次课外闲聊中,家有儿女公司的员工向她介绍,面对即将放开的二胎政策,婴幼儿水育前景大好,公司也正有开拓领域市场的意愿,到处在招商。加盟商除了店铺租赁、设备等前期投入买单外,不用参与任何经营方面的事,一切都由公司提供专业的人和方案进行经营和管理,而且以后按季度分红,每个季度就能获取利润的35%,还保证如果收入不好,每年还会有15万的保底费。因为建店后的所有运营费都要由公司担负,所以每个季度都要多拿出20%的季度储备金给公司,再下个季度才会返还。

  “我这个年纪,真正能体会到什么叫上有老下有小。”任筱告诉记者,除了两个孩子,家里还有老人,她没太多心思可以放在工作上,当时认为如果投资后什么都不用管,而且每个月还有钱拿,对自己来说是件好事。“再加上我家老二从只有5个月大的时候就在他们家上早教课了,我很信任他们,于是就加入了。”任筱说完,轻轻地叹了口气,“结果就因为信任他们,现在我要替他们‘擦屁股’。”

  任筱和朋友凑够了70万,合伙投资了北京第一家以加盟商代运营形式存在的“家有儿女水育馆”,她还按照“家有儿女”公司的要求,以自己的名字独立注册了一个营业执照。“虽然营业执照是另外一个名字,但是店头、设备、财务、包括老师都是家有儿女的。”因为不能参与经营,任筱每天都在加盟系统上查看自己的流水。其最多一次分红,一个季度给了7万多。见挣了钱,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在2016年背着家人卖掉了位于马家堡的一套房子,用其中的68万投资了这家涉案的水育馆。

  2017年1月,“公司把去年的20%得季度储备金发了,然后以整改、融资为由,停止了分红。”任筱说,虽然停了分红,但家有儿女公司招商始终没停止过,所以那个时候根本没觉得公司财政遇到了危险,认为一个新产业随着市场的变化改革是很平常的事,又因为它连锁店,所以才会信任,当时任筱还觉得,“最不济,我起码还有每年15万的保底啊。”

  任筱称到了2018年3、4月份,家有儿女开始以各种形式疯狂招商,原先的加盟商“禁令”逐渐形同虚设,放宽了很多之前的合作方式,公司开始允许个别加盟商参与经营、收银,公司只提供水育员老师,后来公司甚至向一些加盟商许诺,先给钱后协商模式。“不过这些都是在闭店以后和其他加盟商聊天时候听说的。”

  任筱说,闭店之后很多员工还向她讨要工资,她才知道原来家有儿女公司一直用她的账户为员工发放工资。据她回忆,那张发工资的卡是家有儿女公司在2017年底要求自己办的,称是为了避税,没想到是用来发工资。而在员工工资停发后不久,家有儿女公司给任筱打来了一个电话,大致意思是“因为财务问题,家有儿女所有店面都要关停,加盟商不愿意关店也可以自己选择接手经营。”而任筱也是等到会员上门找上自己维权时,才知道自己被别人认定成了涉案家有儿女门店的实际经营人。

  任筱在家有儿女不缴房租之后也联系不上家有儿女的人,她不甘就这么放弃,决定自己再撑一撑,于是垫付了员工的工资和每个月6万块钱的运营费,但是最后实在支持不下去,为了及时止损,在去年10月28日选择闭店,只接手了王府井一家水育馆。

  现在王府井这家水育馆里,300多名会员大部分都是以前家有儿女的会员,“这附近有小孩的以前几乎都来办过卡,附近也没什么人再来办卡了。”任筱表示,关于涉案那家店,是因为她此前关于加盟知识太淡薄了,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和家有儿女的合同丢了,她还是水育馆的法人,该怎么赔偿会员都是她应该做的,她之后可能会选择起诉家有儿女公司,为自己维权。

    难友|收到的保底费 又被要求退回

  除了任筱这两家店之外,北京还有多家家有儿女婴幼儿水育体验店在短时间内陆续闭店,除了导致多位孩子家长的钱已经退不出来,也让北京多名家有儿女加盟商哭诉,和任筱一样被“营造”成了实际经营人。草桥分店的加盟商袁达也在苦诉,即使并未独立注册营业执照,还是因为一条停业公告,被家有儿女公司点名为“实际经营人”。

  据袁达介绍,在2016年6月袁达和家有儿女签订了一份合作经营协议和一份代运营协议,投资了100多万,全权委托家有儿女公司代运营“家有儿女草桥店”。

  据袁达回忆,起初因为婴幼儿游泳特别火,他也是带着孩子去家有儿女水育馆里游泳,他也觉得这方面市场很有前景,“‘都说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我本身不懂经营,把经营交给他们专业的人管理我觉得挺好的,还省去了投广告的成本。”袁达说,包括营业执照的注册,他都是一手交给家有儿女的一名李经理代为办理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和任筱他们不同,没有以他的名字独立注册营业执照,而是注册了家分店的负责人,然后除了按照他们的要求将一张建行卡给他们进行“避税转账”外没再进行干预。第一年的时候,因为公司的营业额不好,他只拿到了15万保底费,后来家有儿女公司又告诉他草桥店经营遇到了难处,以需要钱进行下一季度的店铺建设为由,将这15万要了回去,保证建设之后会再返还,“而我只给了他们10.8万元。”

  “我们店营业额好像一直不是特别好。”袁达说他后来也只是在系统里看一看营业额,印象里销量最多的一次就是后来2017年双十一搞促销时候,营业额将近10多万。此后他再也没有关注店内的状况。直到一天接到了一个商品的电话,对方称由于店铺拖欠租金,找不到与商场签合同的家有儿女公司老总谢兴,只能由袁达做一个闭店证明,但是袁达当时认为自己并没有理由替家有儿女公司担负租金,于是就做出了证明。让袁达没想到的是,紧接着他就收到了一个家有儿女公司的公告,称“该店的主体权、财产权和运营权都归属于投资人袁达,且该店所有会员收入均归袁达所有,通过多次沟通,是因为袁达选择单方面闭店。”然后还留下了袁达的联系方式,接着各类维权也就接踵而至。

  除了已经开店的加盟商,还有几个人店还没开,刚交了定金,就发现家有儿女公司跑路了。

  在去年刚刚拿到天津户口的赵盼在天津买了房。本打算在天津二次创业的他,想到了刚满周岁的孩子,于是便看中了婴幼儿水育馆这个行业,想着以后既能赚钱,也能方便孩子锻炼身体。于是在多方参考下,联系到了家有儿女公司,在2018年5月30日和家有儿女公司签订了一份“加盟意向书”,约定由家有儿女公司负责招聘和提供器材,并替赵盼去约谈天津保利门店的租金,经营方面由赵盼全权处理。之后赵盼还叫上了朋友准备一起在天津开店,谁知刚交付了2万元定金,7月份就和家有儿女公司失去了联系,“因为租金协商出现问题,我们找他们,后来发现他们办公的地方连桌都搬走了,就剩一间空屋子。”

  目前,袁达、赵盼和其他加盟商等人正在丰台法院办理起诉家有儿女公司和谢兴的手续。

  家长|闭店前还在接收会员 钱都打给了“谢兴”

  宝妈仇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婴幼儿游泳曾风靡北京,无论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婴幼儿水育馆”的店面。她也是经过朋友介绍在2016年来到了一家家有儿女的分店内,体验了一次“水育”项目,“听别人说游泳对婴幼儿脑部和肢体发育有好处,又因为家有儿女是连锁店,环境也挺好的,于是就办了卡。”仇女士预付了6000多元,大概50多节课,“办卡时候汇款我记得是汇到当时家有儿女原法人谢兴的账户上,合同开头是家有儿女的标识,但公章却是任筱名下公司的。”接近2017年底的时候,水质越来越差了,而她最后一次带着孩子去正巧是闭店的那一天。“那天和老公婆婆带着孩子像春游一样去的,结果到了以后全关了,我们还以为是找错地方了。”仇女士表示,就在关门前几天,店铺还在招收会员,谁也没想到突然会关门。

  仇女士称,当时没觉得合同署名有太大问题,认为在家有儿女店内签订,就应该没问题,没想到如今却成了大问题。经过了几次维权,任筱终于出面了,她提出了一套解决方案是协调其他家有儿女店,将水育课程兑换成健脑课程,但是很多家长不同意,于是就将她告上了法庭。

  另一位宝妈金女士告诉记者,去年元旦时候,她是在“家有儿女水育馆草桥店”为女儿办过一张卡,那个时候她刚当妈妈不久,常会在网上关注一些有助于孩子健康的知识。她了解到游泳对孩子发育有好处,于是开始到各家物色合适的婴幼儿游泳馆。通过对比,最后选定了上品商场的一家家有儿女水育店。“其实设备和别的家没差多少,主要是连锁店,而且他们店长服务态度特别好。”

  金女士说,当时她的孩子还小,对游泳很抗拒,“有些店家对于试游这件事很斤斤计较,即使没下水也要收半价的钱,而这家店长看我们家孩子有些哭闹,试游就没收钱。”自己就花了3780元左右办了一张33次的游泳卡,等着天气暖和了就带孩子去游泳,结果到了7月份,她突然接到一个商城的短信称投资人由于个人原因单方面解除和家有儿女总公司的合同,选择闭店。而当时自己还有28次左右次没有用。后来经过了多次协商无果,金女士等消费者还选择了报案。

  这家家有儿女水育馆的投资人正是袁达,“我们知道投资人袁达根本没有参与经营,而且我们办卡时扫码支付的钱,都是直接给了一个叫谢兴的个人账户。”金女士称,同样是在闭店前,草桥店也在疯狂的招收会员,另一名邱女士也表示就在2018年6月份,她刚刚为孩子预付了一万多元,同样也是支付给了谢兴。据介绍,该店的家长们正准备通过诉讼手段,向家有儿女公司和提供经营场地的商城进行维权。

  店员|公司闭店前 要求我们提高业绩

  一个以前的家有儿女的水育老师告诉记者,她是在去年初到京投港店入职的,店里所有的促销活动都是总公司决策的,在闭店前两个月,公司借着世界杯的由头,一直在做各种促销活动,鼓励宝爸宝妈消耗卡的次数,虽然力度比平时大,但是反响并不是太好。而对于促销方面,一直是店长和店促的工作,她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她们每个月都会定目标,完成了会给提成,去年6月份后她们就没再发工资,“当时店长找了公司几次,也没有解决,在之后我们干脆找任筱去了,因为公司一直在用她的卡给我们发工资。”在去年8月份,她才认识了任筱。

  曾经在家有儿女水育馆某分店做店长的孙女士告诉记者,自从2016年建店到关闭,她一直在店内担任店长,每个促销活动,力度都是由家有儿女公司直接制定了。据她了解,她们店投资人也确实没有参与到经营中去。据她回忆,在家有儿女公司工作这两年中,公司的管理制度,经营模式一直在变化,结果到了2018年,整体情况都不太好了,还经常拖欠工资。“就在公司跑路的前两个月,还要求我们店里做大力的促销活动。”孙女士告诉记者,店长的绩效和营业额直接挂钩,虽然平时也有营业额的要求,但是那两个月突然提高了,到现在,家有儿女公司仍拖欠员工们2018年6、7月份的工资。

    庭审|三方喊冤 家有儿女公司还在做招商广告

  64名消费者因认为婴幼儿水育馆擅自关店,导致自己为孩子所办的预付卡不能继续正常消费,故将该水育馆和其法人任筱告上了法庭,并追加为其提供经营场所的商城为被告,要求退还预付款并赔偿。

  3月14日,这是任筱第四次因为水育馆的事坐在法庭里。房山法院开庭合并审理了涉及11名消费者的案件,这些消费者预付费用在5000到1万不等,庭审中坐在原被告席的三方都诉苦喊冤。

  原告代理律师诉称,这11名消费者均是“家有儿女水育馆分店”的会员,为孩子办理了计次消费的预付卡,虽然合同开头是家有儿女公司的标示,但公章却是任筱独立注册的教育科技公司。2017年10月28日,该水育馆就在未通知消费者的情况下擅自闭店。消费者认为该水育馆已构成违约,任筱作为水育馆的法人,应该赔偿消费者损失,并与水育馆承担连带责任。而商城作为租赁方,其签订的租赁合同显示,实际收取承租租金中包含对涉案店面收益的提成,商城在早已知涉案店面拖欠租金的情况下未提前通知消费者或及时制止其经营,未尽到审查义务,故商城也应担负赔偿责任,将涉案店面交付的保证金用来赔付消费者损失。

  任筱辩称,涉案店面其实是家有儿女公司代为运营,根据规定,她作为投资人,不能参与任何实际经营,而她也并未参与到实际运营中,会员的预付款,按照规定也均转给了家有儿女公司,此前水育馆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商城方也表示,经营场所的租赁合同确实是与家有儿女公司签订,故商城与任筱和教育公司没有关系,且商场已经尽到了管理职责,保证金是用来保证商场本身利益的,并非在给第三方造成人身财产损害时,保障第三方财产利益的,故拒绝对消费者进行赔偿。

  后法官宣布休庭,待查明实际经营者后择日继续开庭。

  在3月15日上午,袁达等人在丰台法院起诉家有儿女公司和谢兴,要求其解除代运营合同,归还加盟费并赔偿经营损失的庭审中,家有儿女公司和谢兴本人未出庭,谢兴个人的代理律师表示,不同意赔偿袁达等人的保底,他认为保底合同本身无效,且加盟商在明知亏损的情况下仍继续坚持委托家有儿女公司代为经营,扩大了损失,加盟商也存在过错。关于收益打入谢兴账户的问题,是此前双方在长年合作中产生的惯例,是谢兴借给家有儿女公司使用的,并非财产混同问题。

  北青报记者随后尝试联系了家有儿女公司现在的负责人电话,均未接通或停机。北青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到,家有儿女公司有11次股权变更记录,于2018年6月13日,法定代表人由谢兴变更为了刘某,同日,家有儿女公司原先的5位自然人股东同时退出,刘某成为新增自然人股东。

  并在裁判文书网站也能够查询到,在2019年1月17日,一份丰台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北京家有儿女水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强制执行,但并无可执行财产。

  但记者仍在在全球加盟网等加盟网站上看到家有儿女公司投放的招商广告,随后拨通了加盟电话,接线员表示目前仍处于和家有儿女公司的品牌招商加盟的合作阶段。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北青报记者 王浩雄

  
本文网址:曾道人必中单双 /1903/hrfqzkc4419769.html
《当前最新新闻资讯》
01. 枪击案前 澳籍枪手曾向新西兰总理办公室发电邮
02. 外卖女骑手拍励志视频走红 因高颜值被质疑身份
03. 发生腐败窝案的单位 再有3名同事同日被查
04. 人贩子与移民演戏?持枪歹徒在美墨边境带走19人
05. 南京门店被曝卫生不佳后 杭州有关部门约谈外婆家
06. 山西乡宁发生山体滑坡7人遇难 伤者均无生命危险
07. 五一假期变成1天 这个问题递到了总理面前
08. 中国人游荷兰好奇吸食“迷幻蘑菇” 致精神恍惚
09. 特朗普谈新西兰枪击案:没看到白人至上主义
10. 新证据:埃航坠毁前水平尾翼状态与狮航坠机时相同
11. 民宅凌晨失火九旬夫妻被困 派出所长冲入浓烟施救
12. 工信部发声:严厉查处315曝光的骚扰电话等问题
13. 小偷头天作案次日被抓 自称家产10多亿不会去偷
14. 外资已不再看好美国资产?外资连续两月撤离美国
15. 退而不休的魏传忠:爱好书法 常年活跃于质检系统
16. 南极布伦特冰架裂缝扩大 未来将相连致冰山脱落
17. 台“立委”补选:民进党2席国民党1席无党籍1席
18. 媒体:斩断医疗垃圾产业链并非关掉黑作坊这么简单
19. 南京大学首设苏州分校区:计划建成“第二个南大”
20. 跑路公司的“生意经” 临闭店还在疯狂招商搞促销
说明
中国科学院精品资料网所提供的内容、资料、图片和资讯,只应用在合法的新闻资料探讨,暂不适用于其它。特此声明!
中国科学院免责声明:以上所有广告内容均为⑥赞助商提供,本站不对其经营行为负责。浏览或使用者须自行承担有关责任,本网站恕不负责。
【中国科学院】易记域名:曾道人必中单双
中国科学院,收集各类新闻资料,即时新闻尽在曾道人必中单双